足球报:足球的根本是人心-驳中乙30岁球员限制草案

足球报驳足协中乙限制30岁球员草案

足球报驳足协中乙限制30岁球员草案

  来源: 陈永 足球报 

  记者陈永报道  在11月底举行的上海会议上,中国足协递交投资人讨论的“新政草案”中,有一项规定是:“中乙联赛每场比赛始终不少于1名U21球员在场上,每场比赛18人报名名单30岁及以上的球员不超过3人。”

  在了解到这一草案之后,记者第一时间表示:“这项规定如果实施,绝对是危害无穷,是比取消升降级更有长期危害的政策,必然为祸未来30年或者更长。”

  或许记者过于激动了,但是,我们必须意识到的是,目前中国足球的困境始于十七八年前围绕奥运战略制定的一系列政策,比如取消升降级带来假赌黑横行,进而导致各方信心丧失,足球青训完全停滞,而且未来国足10到15年内恐怕难有批量优质球员出现,套用一句话说,你以为你看到的是最差的一届国足,但实际上你看到的是未来10年甚至15年最好的一届国足。

  所以,当时的一系列政策,看似只是影响了一时,但因为对青训的伤害,为祸30年已经是既定的事实,在这样极为深刻、触目惊心的教训面前,我们目前的每一项政策都需要慎之又慎。

  言归正传,我们来全面讲述,为什么有关30岁以上队员的限制政策,会是一项影响极为负面的政策。

  先讲四个故事—— 

  两个30岁老队员,及两次拉横幅讨薪

  这是两个中乙球员的故事,故事的两个主角是淄博蹴鞠的两名球员,一名是杨雷,一名是张丰羽,他们都是89年龄段的球员,今年已经属于“30岁及以上的球员”。

  2019中乙第五轮,淄博蹴鞠1比0击败大连千兆,杨雷在上半场打进了唯一一个进球,这是一个精彩的头球,但进球后不久,杨雷被换下,赛后检查显示,杨雷在开场几分钟就撕脱性骨折——韧带撕裂加骨折,但他带伤坚持并在第15分钟打进这个唯一制胜球,随后才被换下场。

  在2019赛季,作为中后卫的杨雷打进了3个进球,需要说明的是,淄博蹴鞠是冲甲热门球队,最终也仅仅是以胜负关系劣势无缘冲甲之战,然后重点来了:杨雷的身份是一名纯粹的业余球员,在2018赛季首次踢上职业联赛之前,他已经在淄博蹴鞠(当时名为淄博星期天)踢了将近10年的业余比赛,他的2018职业联赛首个赛季打进了4个进球。

  作为业余球员的杨雷,曾经做过汽车销售员等多项工作,因为业余比赛并不能养家糊口,他要一边工作一边踢球,但他最终在第29岁的时候圆了自己的职业梦想,不管是2018赛季的中乙保级战,还是2019赛季的中乙冲甲战,他的地位都非常稳固。

  这一切都源于他对足球的热爱,否则绝不会在撕脱性骨折的情况下坚持比赛并且忘却所有疼痛打进制胜进球。杨雷也绝不是淄博蹴鞠的个案,这里的球员有的是老师,有的是刚刚毕业的学生,有的做着生意,但他们对足球的坚持和热爱成就了他们的梦想。

  另一个球员是张丰羽,他是鲁能青训出品的球员,虽是中后卫却有着极为精湛的脚法,但他的职业之路并不平坦,没有在鲁能一线队站稳脚跟之后,辗转到了青岛中能(当时在中超)、河北中基(中乙,现华夏幸福)、山东滕鼎(中乙,后解散),2014年回到淄博帮助家里做生意,偶尔踢踢业余比赛,其中有段时间因为彻底放弃了足球,体重一度达到了220斤,再次踢球后只能凭借经验、意识和技术踢球,在淄博蹴鞠进入中乙之后,张丰羽疯狂减肥,一口气从220斤减到了不到170斤,他连续两个赛季担任球队队长,是球队的核心球员。

  “因为心中一直都有职业的梦想,如今家乡有了职业球队,为家乡而战,再苦再难也值得付出。”张丰羽说。

  但明年,或者后年,如果中乙出台限制30岁及以上老将的规定,对于张雷,对于张丰羽来说,他们还能有球踢吗?他们不知道,恐怕也没有人知道,因为限制了18人名单,也意味着老队员在大名单的名额将全面消减。

  除了自然而然的优胜劣汰,我们有什么理由去剥夺他们的梦想呢?

  除了热爱,还有为生活而努力,同样是两个简单的例子:2019赛季中乙,吉林百嘉欠薪,球员拉横幅讨薪,赛前更是和安保人员冲突,但球员上场后仍旧进球,仍旧赢球;宁夏火凤凰球员拉横幅讨薪,但球员仍旧一如既往地赢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zhaozhiren.com/a/jingyan/141.html